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5章 盼夫归来(1/2)
情深不知所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医院里,江年一觉醒来,已经是翌日早上七点,看着身边搂着自己的男人,她凑过去,轻轻亲吻了一下他冒出浅浅青茬的下颚。

  周亦白睡的极浅,特别是知道江年还处在危险当中的这种时候,他就睡的更浅了,江年稍微一动,他便醒了过来。

  看着怀里精神和气色比起昨晚来要好多了的小女人,周亦白低头轻吻一下她的眉心,带着几分慵懒睡意的嗓音低低地道,"我先躺着别动,我去叫医生过来。"

  "不用。"江年双臂去搂住他,侧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只是一个小小的清宫手术而已,没什么严重的。"

  "阿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周亦白的眉目间再次溢满了自责与愧疚,"在我眼里,别说是清宫手术,就算你只是被扎破了手指头,也是很严重的事情。"

  "亦白,我真的没事,别自责了,好吗?"看着他。江年抬手轻抚着他刀削斧刻的面庞道。

  "好。"周亦白又低头亲吻她的眉心,"那你还是先不要起床,我叫医生来检查一下再说。"

  "好。"江年点头,无奈地笑了,"听你的。"

  周亦白笑,又亲了亲她之后才下床,叫了医生过来。

  医生检查了江年的情况,除了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有些盆血和血压有些偏低之外,其它一切都没问题,今天再住院观察治疗一天,明天就可以出院,倒是周亦白手臂上的伤口不浅,要及时换药,服用药物。

  检查完,周亦白的手臂换了药,两个人洗漱换了衣服之后,顾不得吃早餐,江年和周亦白便去看阿成和其他三个保镖。

  阿成跟另外三个保镖和他们在同一家医院,就在他们的楼下一层,很方便。

  阿成是真的伤的很重,虽然没有性命危险,但因为失血过多,江年和周亦白去看他的时候,他还昏迷未醒,另外三个保镖伤的不算重,人已经清醒了。精神也还不错。

  江年看了他们,以防万一昨晚那帮歹徒来寻仇,所以,决定让自己的私人飞机先送他们回国,这样既确保了他们的安全,也免了很多的麻烦。

  江年相信,那帮歹徒就算再猖狂,也不可能追回国内去。

  对于江年的安排,周亦白也完全同意,当即,周亦白便让医院的医生安排,并且申请回国的航线,尽快送阿成他们四个人回国。

  安排好阿成他们四个之后。周亦白和江年回病房吃早餐。

  其实,他在纠结,他和江年要不要也早点回去,毕竟他们这次惹到的不是一般的人,是一帮忙命之徒,虽然他们有当地政l府的保护,而且他也请了当地最出名的保镖公司安排了最精英的几十名保镖来保护他和江年,但是,意外总不是他能预料得到的。

  "阿年,......."

  "嗡--嗡--嗡--"

  正当周亦白想跟江年商量,要不要他们也提前回国的时候,他的手机在桌子上震动了起来,他掀眸看了一眼,居然是蓝晋荣打来的。

  "怎么啦?"正在吃早餐的江年抬头看向他问道。

  "外公的电话,我先接。"周亦白拿起手机,跟江年说了一句,然后,接通了电话。

  江年看着他,不由微微蹙眉。

  蓝晋荣有什么不打给她,而要打给周亦白呢?

  "外公。"

  "亦白,你和小年的伤势怎么样了?"电话接通,蓝晋荣关切地问道。

  "已经没什么事了,四个保镖受伤不轻,我已经安排他们先回国。"周亦白道。

  "嗯。"手机那头,蓝晋荣点头,紧皱着眉头,面色说不出来的凝重,沉吟一瞬后才道,"亦白,唐衍之的身份虽然没有暴露,但是,对方并不信任他。"

  周亦白听着蓝晋荣的话,明显,他话里有话,也不由地眉头轻拧一下,问道,"外公,您想说什么?"

  "收到最新的消息,对方让唐衍之出手杀了你,绑走小年,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唐衍之已经答应下来了。"

  --杀了他,绑走江年。

  蓝晋荣的话,让周亦白湛黑的眸子倏尔一沉。

  从昨晚警l方的口中,他已经大概猜测到那帮歹徒是干什么的了。

  他们应该就是全球性的妇女儿童贩卖组织,通常绑架的,都是一些年轻貌美的女人,然后在暗、网上进行拍卖,价高者得,被拍卖后的女人就会被关押起来,成为姓奴,受尽折磨而死。

  江年坐在周亦白的对面,定定地看着他,看出他神色的不对劲,一种不好的娱感,在她的心底迅速地升腾而起。

  "外公,您现在想要我和阿年怎么做?"蓝晋荣既然选择了打电话给他,把一切事实都告诉他,那么他的心里一定是有打算的。

  "对方心狠手辣,对于任何人都绝不手软,我不希望你和小年在波恩再出什么事,你们现在启程回国吧,回国了自然就安全了。"蓝晋荣深吸口气道。

  "如果那帮歹徒追回国内呢?"周亦白追问。

  "回了国内,还怕他们不成。"

  周亦白拧眉。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江年看着他,放下手里的早餐,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周亦白抬眸看到江年神色的变化,伸手过去,温暖的大掌紧紧握住了她微凉的小手。

  "那唐衍之呢?他岂不是会功亏于溃,甚至是搭上性命?"看着江年,周亦白又问蓝晋荣。

  唐衍之于他和江年都有恩,在明知道唐衍之会有危险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一走了之,对他的死活不闻不部。

  "这个......."蓝晋荣迟疑一瞬,"就要靠他自己了。"

  周亦白拧眉,沉吟,电光石火间他想到了什么,立刻对蓝晋荣道,"外公,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你说!"

  "你看看,有没有可能从国内找一个跟阿年的体型特征相差几无的女人,再易容成阿年的样子,秘密送到波恩来,到时候,我会秘密安排阿年先回画,由我和这个易容成阿年的女人来配合唐衍之完成任何,取得歹徒的信任。"周亦白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不怕自己涉险,但是,江年绝对不行。

  江年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因为他的话,心里立刻涌起一股巨大的不安来。

  "这......."

  "外公,这是唯一两全其美的办法,您赶紧做决定吧,我一定会非常小心谨慎的。"听出蓝晋荣的犹豫,周亦白催促他。

  手机那头的蓝晋荣点头,"好,你让我再好好想想。"

  "嗯。"

  "亦白,我不同意。"看着周亦白挂断电话,江年立刻出声反对。

  "阿年,......."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一个人先回去的,要回一起回,要留一起留,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完全不给周亦白解释的机会,江年坚决道。

  那帮歹徒有多凶残,从昨晚江年就已经见识到了。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陆承洲,现在好不容易才跟周亦白结婚在一起,她不能再失去周亦白。

  "阿年,如果我不留下来演戏配合,唐衍之得不到歹徒的信任,很大可能就会丧命。"无奈,周亦白只得说实话,"因为这次歹徒给了唐衍之一个任务,就是让唐衍之绑架你回去,对你进行折磨虐待,然后把你放到暗网上去拍卖,做姓奴,他们才不管你的身份是是什么。"

  剩下的另外一半事实,周亦白没有说,也不会告诉江年。

  看着周亦白,无疑,他的话让江年心惊,不由的便狠狠蹙了下眉头,有些陷入了沉思。

  但沉默几秒后,她还是摇了摇头。坚决道,"不,你不能留下,我们一起走。"

  "如果我们都走了,没有人配合唐衍之演戏,他完不成任务,就得死。"看着江年,周亦白再用残忍的事实提醒她。

  他相信,江年绝对不希望看到唐衍之出事的。

  "阿年,相信我,如果外公同意了,找一个体型外貌特征都和你很相似的人,易容成你之后和我一起配合唐衍之演戏,唐衍之不仅可以活着,还可以拿到证据,彻底摧毁这帮歹徒,难道不好吗?"见江年一时间有些犹豫了,周亦白又赶紧的继续说服她。

  "易容成我的样子?!"江年紧蹙着眉心,摇头,"那万一暴露了呢,你和唐衍之不都得死?"

  "那就要看外公会派一个什么样的人易容成你呢!"紧握着江年的手,周亦白一声叹息,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