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兵败如山倒(1/2)
李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兵败如山倒,寒山旁、泗水边旷野,无数梁军将士丢盔弃甲,惊慌失措的南向逃亡,期间有不少队伍勉强保持阵型,缓缓撤退。

  但谁都知道,大事不妙了。

  方才全军出击,未曾料中了魏军陷阱,许多兵马都折在前头,后方的梁军将士见情况不妙,掉头就跑。

  魏军骑兵掩杀过来,宛若水银泻地,势不可挡。

  兵马尽出的梁军大营,先是被溃兵冲击,根本就无法组织防御,又被尾随而来的敌骑冲破,宛若河边沙地,瞬间被如潮敌军淹没。

  结队撤退的梁军士兵,还算从容,可那些完全溃散的将士,无助地跑在旷野里,被追来的骑兵肆意践踏、冲撞,收割着生命。

  一片哀嚎声中,有一只规模不小的梁军队伍结阵,缓缓向南撤退,打出的旗号里,写着“羊”字的大旗分外显眼。

  许多溃兵见状,如同溺水之人见了一片浮木,不要命的向那军阵跑去。

  “不许靠近,否则格杀勿论!”

  军阵不时有人呼喊着,提醒溃兵莫要冲击友军军阵,但溃兵们为了活命,顾不得那么多,毕竟这是自己人,逃过去,挤一挤,就安全了。

  否则跑在旷野里,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四条腿?

  溃兵们不顾警告,奋力接近,追击的魏军骑兵,也故意驱赶这些溃兵,向着那军阵跑去,如同引导洪流,冲向临时筑起来的小坝。

  只要溃兵冲乱军阵,他们就可趁势掩杀,将这军阵击垮,然后肆意收割首级。

  却听阵中弓弦声起,箭如雨下,将接近的溃兵射倒。

  哀嚎和叫骂,无法让箭雨停下,溃兵们诅咒着,不敢再靠近,只能继续向南跑,然后被追来的敌骑撞倒、践踏。

  无数人在临死之前,看着近在咫尺的友军哀嚎着,阵中,李笠放下弓,看着外面血腥场景,面无表情。

  他射箭了,杀人了,杀的,是自己人,但是不会觉得难过,因为没得选。

  慈不掌兵,若不这样做,让溃兵冲乱阵型,结果就只能是一起死。

  就在这时,四周尘土大作,又有大量骑兵追来,见着眼前梁国军阵异常顽强,还慢慢向南移动,便分成多股,各自靠近,以骑射袭扰。

  李笠之前请教过部曲,大概知道一些时下‘流行’的骑兵作战方式,眼见着敌骑开始袭扰己方,明白这是想阻碍军阵移动。

  步兵结阵才能对抗骑兵,但是结阵后为了保持队形,移动起来就很慢。

  敌骑不停逼近、袭扰,军阵就得不断停下来戒备,所以,李笠看出这些敌骑打算以不断地骚扰,阻滞己方撤退。

  等其主力赶到,再对他们予以痛击。

  这种时候,步兵是没办法反击的,若冲出去打,不说两条腿追不上四条腿,就说这么一冲,阵型就乱了,而敌骑只要果断反冲击,那就完蛋了。

  督将下令,部分弓箭手放箭射这些骑兵,不过对方不远不近的保持距离,射出去的箭,很难命中这些移动着的目标。

  李笠弯弓搭箭,瞄准当前横着疾驰而过的一名敌骑,双方距离至少有八十步,刚射完一箭的羊鹍在旁边见了,只觉很难射中。

  箭矢离弦,命中目标,羊鹍看得清楚,李笠射出去的箭,插在那敌兵胯下坐骑腹部。

  然而坐骑身上披着布帛,中箭后依旧疾驰,看样子是极能忍疼的良驹。

  “李郎好射术!”羊鹍由衷赞叹,李笠摇摇头:“唉,没能射倒”

  马蹄声起,李笠循声望去,却见己方军阵有骑兵冲出去,驱散敌骑,这些骑兵弯弓搭箭,以骑射射击敌兵,准头不错,接连射中魏军骑兵。

  却没射倒,因为敌兵身着铠甲,只要不被射中要害,就不会死,甚至不会丧失战斗力,而胯下战马很不错
为您推荐